当前位置:北京放大空间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社会追问哈尔滨1传17:美国返回是否严格隔离?两医院为何失守?
追问哈尔滨1传17:美国返回是否严格隔离?两医院为何失守?
2022-11-24

黑龙江省卫健委最新疫情通报,4月13日无本土新增确诊病例,无新增疑似病例。截至4月13日24时,现有确诊病例11例(哈尔滨市),现有无症状感染者7例(哈尔滨市)。

此前连续4天黑龙江出现新增本土病例,共计新增确诊病例11例,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例,均在哈尔滨,引发市民担忧本土疫情反弹。4月13日无本土新增,哈尔滨的市民暂时可以松口气了。

这17例本土病例,是如何感染的?

据哈尔滨疾控中心与公安侦查机关联手调查,传染源头可能是一名从美国返回哈尔滨的人员。那么,境外返哈人员韩某是否严格执行了隔离政策?

感染的中年情侣拒不配合流调

4月9日,哈尔滨市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例,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例。

此前,黑龙江已经连续29天无新增本土病例。

确诊病例郭某明,54岁的男子,自诉无武汉市及周边地区,或其他有病例报告社区的旅居史;无法确定是否与发热、咳嗽等症状人员或确诊病例、轻症病例等发生过密切接触。

三名无症状感染者王某苓、曹某和李某,都是郭某的密切接触者。其中,54岁的王某苓是郭某的女朋友,33岁的曹某是王某苓女儿,32岁的李某是曹某的男朋友。

这四人是怎么感染的呢?

郭某明、王某苓这对情侣拒不配合疾控中心的流调工作给追溯传染源、查清密切接触者带来极大困难。

经哈尔滨市疾控中心与公安侦查机关联手调查,王某苓的女儿曹某可能接触境外入哈人员所污染的环境致病。

从美国抵达哈尔滨的韩某疑是源头

韩某于3月19日从美国抵达哈尔滨,居家隔离观察。曹某与韩某为楼上楼下邻居。期间,双方共同居住生活在此。

韩某3月31日核酸检测为阴性,抗体检测IgM、IgG均为阴性,4月3日核酸检测为阴性,遂解除居家隔离。

4月9日,郭某明发病确诊后,卫健委进行了溯源分析时发现,曹某与韩某存在感染可能,所以,卫健委又于4月10日和11日,再次对韩某进行了两次抗体检测,其中,IgM均为阴性,IgG均为阳性,为新冠肺炎既往感染者。

经现场模拟调查分析,韩某与曹某共同生活在一个可能污染的环境,具备传染条件。

一场聚餐,一家四口感染

至此,4月9日的这4例病例的感染源搞清楚了,但疫情就此传播开来。

据通报郭某明的轨迹显示,其有三次聚餐行为,最为严重的是3月29日17时许,在哈尔滨市道外区宏南街的一次聚餐。

聚餐人有郭某明、王某苓这对情侣,还有陈氏父子3人,包括87岁的陈某,大儿子53岁的陈某甲和小儿子46岁的陈某乙。

4月10日,陈某确诊感染新冠病毒;4月12日,陈某甲和陈某乙确诊感染,陈某56岁的女儿也确诊感染。

至此,一家4口都不幸感染了。

哈尔滨市第二医院的医护人员在疫情防控第一线辛勤工作。

老人入院,9人感染

87岁的陈某在确诊前,患有脑卒中曾先后在哈尔滨市二院和哈医大一院治病,在这两家医院住院的8天里,属于陈某密切接触者的同病区病友和陪护者6人被确诊感染,3人确诊为无症状感染者。值得注意的是,被感染的这些病例,均是45岁以上的中老年人。

陈某,4月2日由儿子陪同乘私家车到哈尔滨市二院就诊,随后住院治疗。 4月6日10时许,陈某出现了发热症状,由120急救车转送至哈医大一院呼吸内科就诊并住院。4月9日,转至哈医大一院发热门诊隔离病房。经哈尔滨市疾控中心检测咽拭标本,结果阳性。4月10日,陈某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。当晚20时许,由120急救车转至哈尔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。

在哈尔滨市二院住院的4天里, 陈某住的是单人病房。陈某被确诊后,同病区的病友(或陪护者)作为密切接触者,接受了市疾控中心的检测,其中王某夫妇、段某和高某被确诊感染,魏某夫妇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。

陈某4月6日上午从哈尔滨市二院转院至哈医大一院,在哈医大一院的4天里,又有两例同病区病友被确诊感染,分别是69岁的于某和67岁的张某。这两人被官方公布是陈某的密切接触者,均在哈医大一院接受过治疗。

还有一名被确诊的无症状感染者,45岁的姚某,她相继在这段时间在哈尔滨市二院和哈医大一院陪母亲就诊,也与老人同病区,不确定在哪个医院感染的。

据观察者网。

尚有335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

至此,此前连续4天黑龙江出现的11例新增确诊病例,6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播链条清楚了。

11例确诊病例分别是郭某明,陈某一家四口,哈尔滨市二院住院期间感染的王某夫妇、段某和高某,哈医大一院住院感染的于某和张某。

6例无症状感染者分别是王某苓(郭某明女友)、曹某和李某(情侣)、哈尔滨市二院住院期间感染的魏某夫妇、住院感染的姚某。

截至11日下午三时,哈尔滨已排查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56人,其中,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55人,居家隔离医学观察301人,并将持续强化医学检测措施,确保被隔离人员身心健康。同时,对涉及到的住宅小区单元、有关活动场所也采取了封闭管控、终末消毒等措施。

据黑龙江卫健委通报,截至13日24时,当日发热门诊诊疗人数1174人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6726人,尚有335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,已解除医学观察16391人。

追问:

美国返回人员韩某是否严格执行了隔离政策?

从哈尔滨这一波本土病例传染链条不难看出,最初的源头韩某,核心人物郭某明、陈某是重点。

韩某3月19日从美国抵达哈尔滨,是新冠肺炎既往感染者,居家隔离期间,同为上下楼的邻居曹某确诊感染。官方通报,两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可能污染的环境,具备传染条件。

韩某为什么是居家隔离,而没有被集中隔离?

韩某与曹某为上下楼邻居,仅因为共同生活在一个可能污染的环境就被传染,那么同一栋楼的其他居民是否被感染呢?

韩某居家隔离期间是否有外出呢? 作为这一波疫情传播的源头,韩某的行动轨迹为何没有公布?

此前,有境外回国人员违反居家隔离政策,或受到区别对待的事件见诸报端,受到公众质疑和诟病。那么,境外返哈人员韩某是否严格执行了居家隔离的相关政策?

以上问题,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调查厘清,以回应市民关切。

不过,哈尔滨的疫情防控进一步升级了。4月12日,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发布了《关于进一步加强“外防输入、内防反弹”有关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》。

六项措施中,前两项最为关键。①强化输入管理。对境外入哈、国内疫情重点地区入哈人员,一律实行“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+14天居家隔离医学观察+2次核酸检测+1次血清抗体(IgM和IgG)检测”的管控措施。②强化入门管理。对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、无症状感染者所在楼栋单元,实行14天的全封闭管理。

郭某明就诊到确诊期间有无防控漏洞?竟然带病聚餐三次

据黑龙江省卫健委4月10日通报的确诊患者郭某明的行动轨迹显示:从该患者首次到门诊部咨询发热用药问题到最终确诊用了10天时间,期间还有三次聚餐行为。

在3月30日,郭某明到报达中西医门诊部询问发热用药的问题,未进行治疗。该门诊部未在黑龙江省卫健委发布的设有发热门诊的医疗机构中。同时,黑龙江省要求购买退烧药品人员进行实名登记,并引导其及时到发热门诊就医。

4月3日,郭某明到哈尔滨市胸科医院检查CT,但在通报结果中,没有体现出在该医院CT检查结果。据悉,哈尔滨市胸科医院是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,但检查后未对郭某明进行收治。

据通报,直到4月7日8时许,郭某明在哈尔滨市二院就诊时,检查后才到发热门诊隔离病房。4月9日经专家组会诊,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当时确定24人为密切接触者,已集中隔离医学观察。

据通报,在4月4日、5日两天,郭某明还参加了朋友聚餐。

但据确诊病例陈某父子的行动轨迹显示:3月29日17时许,父子三人在哈尔滨市道外区宏南街聚餐,聚餐人员还有郭某明、王某苓这对情侣。正是这次聚餐,导致了陈某父子相继确诊感染。

显然,郭某明隐瞒了3月29日的这次聚餐。

从上述轨迹可以看出,无论是郭某明发热就诊,还是带病就餐,当地在疫情防控中都存在一些漏洞。

4月11日晚间,哈尔滨市召开疫情防控第五次新闻发布会上,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长 尹喜峰表示,公安机关接到线索举报后,已在第一时间立案调查,经初步核实密切接触人员和回溯其活动轨迹,已经确认郭某明及其朋友王某苓涉嫌故意隐瞒谎报病情、旅居史、密切接触人员等信息,有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等违法行为,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》等有关法律规定,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
为什么已有发热症状,陈某还被送往呼吸内科而不是发热门诊隔离病房?

据通报, 87岁的陈某患有脑卒中曾先后在哈尔滨市二院和哈医大一院治病,在这两家住院的8天里,属于陈某密切接触者的同病区病友和陪护者6人被确诊感染,3人确诊为无症状感染者。

陈某在哈尔滨市二院住院是在单人病房,竟然还发生了交叉感染,那么医护有没有被感染呢?

4月6日10时许,在哈尔滨市二院就诊的陈某出现了发热症状,由120急救车转送至哈医大一院呼吸内科就诊并住院。4月9日,转至哈医大一院发热门诊隔离病房。经哈尔滨市疾控中心检测咽拭标本,结果阳性。

4月6日陈某已有发热症状,转送至哈医大一院,为什么不直接送到发热门诊隔离病房,而在送至哈医大一院呼吸内科就诊并住院3天呢?在哈医大一院住院期间,两名同病区病友被感染确诊。

哈尔滨两家医院暴发的疫情,有没有严格遵守疫情防控期间发热病人隔离治疗的相关规定呢?

文:梁建忠

(资料来源:黑龙江省卫健委、人民日报、新华社)

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